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叮当响的牛铃--刘卫 博客

原著:《玩转移动平均线》及《玩转移动平均线2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96年涉入股市,历经无数次证券市场的潮起潮落,深切地感受到市场的血腥与残酷。在不断的实战摸索中,凭十年磨一剑之毅力,以“移动平均线”为技术钻研立足点,解析出诸如“八爪线”、“护盘线、护航线”、“均线二、二法则”、“均线的35种基础技术动作”、“16种技术现象”、以及“技术分析中六大重要现象”、“趋势框架线”、“扭线通道”、“环环相扣”等极具规律性的“移动平均线”和股价运行的实战分析技术。《玩转移动平均线:扭线原理及实战应用》即是将多年来的这些技术总结笔记和实战经验技巧整理而成所著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元旦博文:《2017年市场分析:筑底.脉冲!》(上篇)  

2017-01-01 12:18:34|  分类: 市场分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元旦博文:《2017年市场分析:筑底.脉冲!》(上篇)

(博文有点长)

一个很简单的逻辑:想跑的唱多,想进的唱空。
而对于长期鏖战在市场的人来讲,2017年里,冷静比狂热更珍贵!
冷静下来,就会发现,蛰伏,也是一种力量!!

2016年国家经济工作政策原则:稳中有进!
2017年国家经济工作政策原则:稳中有进!
很明显,国家政策近两年保持着一种延续性特点。
政策延续的关键点,一个在“稳”,一个在“进”。
“稳”是防风险,“进”是抓机会。
这是针对我国目前正处于改革深水区,改革难度加大、经济形势严峻时,所采取的最为客观、务实的做法。

资本市场,作为目前深化改革中,关系改革全局有效推进的一个重要平台,不仅仅是这场深化改革中的融资平台,还是国家经济战略的改革成果稳定器、改革动力调节器。
2017年,根据国家经济工作会议导向要求,股市最重要的任务应有两个:
一个,是发挥战略性融资平台功能。但融资重点支持方向可能出现重大变化。比如:加大地方国企改革支持力度;加大农业供给侧改革支持力度。
一个,是弥补规则短板,防范系统性风险,稳定市场预期。

2016年的股市,很多人明显的一个感受----机会不少,但钱难赚!
究其原因,主要有四点:
原因一:“股灾”之后的恢复期,通常市场心理比较脆弱、敏感。风险防范意识强,促使资金群体绝大部分转为“短、平、快”交易模式,“加速攻击/反手单”成为绝大多数交易性策略模型中,必不可少的组合条件。从而形成,持续性攻击主要发生在一些龙头性个股品种上,而市场大盘的加速攻击动作(包括热点风口品种中的非龙头性品种),均被视为“冲顶动作”而采取风险防控策略。所以,造成大多数个股的持续性攻击短促而容易夭折。进而形成市场整体的“攻而不强、快攻则回”的波动特点。

原因二:从市场技术状态看,长期系统全年处于“转空”过程中;中期系统从8月开始转为多头状态;此中、长期两系统出现“矛盾现象”。这种技术性矛盾,也影响到,各资金群体不得不进行“模块策略调整”。经过2015年“股灾”的洗礼,重新布局,需要时间和一个过程。2016年相比2015年市场成交额降低超过6成,也反应了这种资金群体寻找新的“模块化策略”的调整过程。而这种“模块化策略”的调整过程,在2017年里,还将继续进行,可能还会有更大、更多的资金群体加入,进行“战略配置性布局”。

原因三:新股IPO的重新提速,大批个股增发、解禁减持等频发,形成比较强的压制力量。

原因四:除去年初“熔断机制”影响造成的快速暴跌段,全年股市博弈性运行空间只有663点,空间不大,并且还被分割为五个小波段运行,浮动筹码多于沉淀筹码。上涨具有趋势持续性的个股品种占比小,大多数个股都在一个小区间里波动,重心甚至逐步下降,持筹不断经历被套和亏损折磨。这些情况综合反映出来,自然就是钱难赚。

2017年的股市,相比2016年中“机会不少,但钱难赚”的现象,则属于“升级版”。
新的现象是----机会多,风险多;小钱好赚,大钱难赚。上半年小机会多,下半年大机会多!

市场的整体波动性空间与2016年相比,变化不会太大,但市场重心却可能经历一次“从下降再到回升”的过程。股市的技术系统特点,对2016年是一种延续,还是“继续构筑大型底部”,并在2017年里,将出现自2638点之后,又一个重要底。期间,应会出现至少一次“脉冲性行情”,两次比较明显的下跌行情。形成“反N型走势”。

2017年,
年线级别上,一开年,就会出现技术“矛盾现象”,均线金叉,而指标出现死叉现象。并且,5、10两线有八爪迹象,这就意味着,幅度过高的上攻,和幅度过深的下跌,均会进一步加大这个八爪线乖离。因此,2017年,从年线的技术状态看,指数的上下波动空间均有限,但放大看其中包含的走势,则可能一波三折,有大起也有大落,惊心动魄!年尾收官时,爬上岸,回头一看,在水里时的步步惊魂,又变成了无足畏惧。

而季线级别上,一开年,5、10两线的“诡线”动作变的更加严重分化。5线下行,而10线继续上行,还有10、21两线的八爪线进一步加大。所以诡线的这个八爪线,难以持久, 很快就要被化解,化解之途,只有一个,10线拐头转平、下行跟随5线。2017年里,在季度级别的技术上,化解10、21两线间八爪线是最大的任务。两线收拢的本身,就是对未来的一种预期。什么时候10线转平了,与21线形成收拢之势了,再谈未来行情的大小问题。在此之前,先考虑筑底的问题。

在月线级别上,2017年里的任务,则是2016年任务的延续。就是21、48两线的收拢动作,继续进行,21线会主动下沉一些,向48线靠拢。如此,目前5、10多头排列的两线,发生死叉的几率就升高。但这个死叉,只是在21、48两线的“肚子里”进行,属于微观性质的纠缠动作,不改变月线级别上的整体技术状态。

2017年,也许是股市变化最为复杂、反复的一年,因为技术上,同时存在着“上冲和下破”两种条件和路径变化。
多空力量被各种因素冲击,同时相互制约、制衡。最终以稳定、平衡达成统一!
因此,2017年,也许收取“中字K线”是最佳结局,为未来市场脱离3650点之下的区间底部震荡,打下坚实基础!

一.继续构筑大型底部!
(日线图)
元旦博文:《2017年市场分析:筑底.脉冲!》(上篇) - 叮当响的牛铃 - 叮当响的牛铃--刘卫 博客
 
从5178点到2638点的下跌,持续8个月-49%幅度,市场经历了惨烈的主跌过程。期间经过两次震荡反弹之后,最终在2638点震荡企稳,至此,市场开始进入构筑底部中。
也就是讲,市场构筑大型底部的工作,从2638点已经开始,2016年的震荡走强过程,只是构筑这个大型底部中的前半部分。

1.“大型头肩底”与“大型双底”双重叠加形成底部构造!

从对市场的均线系统技术演化来看,这个“大型底部”比较复杂,属于双重叠加型。即具有“大型头肩底”的技术特征,又具有“大型双底”的技术特征。

怎么讲?
就是,从未来完成后的大级别形态看,有“左右肩底”、有“头部底”。但是,处于中部的“头部底”,不是我们通常技术规律上的“单头底部”,而是一个大跨度的“双头底部”。即:一个“大型双底”构筑,组成了更大形态的“大型头肩底”中的“头部底”。有点绕口,就像“大与小的齿轮叠套在一起一样”,可以看上面的图也许更容易理解。

所以,复杂性就在这里。如果除去左右两个肩膀,只看中部这一块,就是“大型双底”形态。但最终完成之后,又会增加一个右肩,此时,再回头看,从5178点下跌过程中,那个2850点的底,是一个左肩。左右两个肩膀对称形成,当然这种情况,需要几年之后,再回头看这个底部构筑过程时,就会观到其全貌,也许又演变成了另一种大型形态中的其中一个组成部分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可能与两点有关:
①.5178点的暴跌下来过程中,下跌到2850点底出现后,技术上,确实存在企稳、并构筑一个震荡底的条件。但是,由于当时市场里杠杆效应的压力释放还没有完成,此位置最终也被“熔断机制”的突然降临而破坏。市场被迫重新寻找低点底,2638点底出现。
因此,2850点的底,属于“政策+技术合力维护市场”而形成的底。

而2638点这个底是具有“压力被进一步释放后,带有市场主动性探寻出的底”的特性,属于“政策纠偏+市场主动探寻+技术背离”而形成的底。

但2638点这个底有个“天生的缺陷”,就是“不具备市场经过消化完压力,主动转化成启动性的底”的性质,这一点,从技术上划分一下下跌和扭转的分割位置,就可以看到,2850点底和2638点底,均属于“下跌阶段内”的底,此时,市场只具备震荡反弹的力量,而震荡反弹的过程本身,就是对前面下跌段的一种修复性动作。还不属于市场自主启动性质的底的特性。

因此,市场要启动新的大级别行情,必须要有一个具备“启动性质”的底的出现。启动性质的底,通常具有“政策环境、经济环境、市场环境、技术环境”四者共振的特点。很明显,2638点底,并不具备,但并不妨碍2638点底也很重要的判断。所以,2017年里,这第二个重要的底的产生几率,是很高的。自然,与2638点底相对应,就很容易形成“大型双底”的构造。

②.就是5178点的下跌过程,前半段,还具有技术内在要求的合理性特点,而后半段,则明显的转化为非理性暴跌现象。而这个“前、后”的分割位置,就在3684高点那里(注:我们改为以3600点整数看)。因此,3600点之下区域内,就存在“镜像对应现象”的可能性。即,怎么下来的,就会怎么又回去。

如果把3600点哪里的反弹顶,转变为“水平颈线位”的角度来看,再把3300点,作为“大型双底的水平颈线位”,也许就更容易理解这一点。以3300点为界,之前,完成了2638点底的探寻、构筑过程;之后,就要完成第二个底的探寻、构筑过程。

当第二个底探寻出之后,首选就会冲击3300点的“水平经线位”压力;震荡之后,再冲击3600点那里的“水平颈线位”压力。
但用均线系统通道整体看,也许那时的攻击动作,是在21、48通道(如果攻击缓慢的化,或者是48、89通道)的保持、支撑下进行的。3300点“(大型双底)水平颈线位”的压力,只是上攻途中的一个短期震荡区,因此,属于直接冲击到3650点“(大型头肩底)水平颈线位”位置区域,才会结束。

这一点,也就与2015年从3684点一路下跌到2638点才结束,属于同样的路径。
但是,还没有完,冲击完3600点“(大型头肩底)水平颈线位”之后,还会有一次比较剧烈的下跌段出现,而低点应会比2015年下跌途中的2850点底,位置要高一些,分析大约在3000点(这个只是对应性分析演化,也可能是3100点)位置上下。

关键是,这个3000点位置的底,自然又与2850点底形成技术对应关系,2850点底是左肩,这个3000点底是右肩,因为市场技术系统环境,此时,已经处于“右侧交易”区,支撑力量相比2850点底时,要更强些,所以,“右肩会比左肩的底高一些”,是合理性表现。而这些技术节点,均符合“大型头肩底”构造的标准。唯一的“变形”,就是“单头底变成了双头底”。

因此讲,3600点之下区域,技术上,很大几率会走出具有“镜像对应现象”的走势。“大型头肩底与大型双底”两者叠加在一起,同时形成。

③.如果与2018、2019年连带起来演化,这个“大型头肩底和大型双底的叠加底部构造”,很大几率又可能发生新的“变形现象”----也就是讲,在2016---2017年里(也就是现在)来看,市场走的是“大型双底”的构筑过程,而在2018、或者2019年里,这个“大型双底与大型头肩底相叠加”的底部技术特征,反而“消失”了,演变成了另外一种更大型的构造形态,比如“更大型的三角形整理中的一个组成部分”。因为,在做市场的技术系统演化过程中,发现市场存在这样的“技术变形”条件。

2.说说“反压线”!

现在,日线级别上,长期系统有从空头转为纠缠的路径现象(就是144有即将金叉288的迹象),但由于目前576线仍然处于向上运行状态中,并在144和288两线之上位置,所以,576线是处于“反压线”的地位。(解释:如果288线运行在576线之上,576线的向上运行状态,就属于“支撑线”地位;而288线运行在576线之下时,576线就成为“反压线”。)

还有一个变化点:当288线运行在576线之下时,指数(或者价格)要重新穿上,并站稳在576线之上,有一个变化点,需要注意,就是,576线,要有从上行转平的动作出现,才更有效。

这里面有个价线关系理顺的过程规律:通常,价格会先从下面上穿“反压线”,然后是下面的均线再上穿“反压线”,这样,一个价格和两条均线的关系,才会再次被理顺。但若“反压线”始终向上运行着,每次当价格上穿“反压线”之后,上冲的过程会相应的加长(或者讲,上攻的过程中,会累积大量的获利盘),上穿之后,当回落化解这些抛压力量时,又会由于距离“反压线”距离太近,而再次下破“反压线”,因此,也就是比较难以站稳在“反压线”上,完成扭转。

所以,当“反压线”处于向上运行状态时,要形成对“反压线”和“穿线”的完成扭转过程,就只有两种情况才可以完成:
一个,是价格上破“反压线”之后,要大幅度的拉开价格与“反压线”之间的空间距离。然后在回落时,尽可能的有比较充足的回落空间来提高对“反压线”的“坐线”成功率。如此,“反压线”从会变成“支撑线”。

但这种情况,有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价格上穿“反压线”之后,继续上攻拉开与“反压线”之间距离的过程中,必然会出现在比较短的时间里,产生非常大的获利盘(因为这个上攻过程,通常几乎要以最强的连续上攻为主来进行)---说直白点,就是用强势上穿、快速上攻的暴涨过程,拉开这个距离,然后再回落“坐”反压线(但通常也难以坐住,只有当“反压线”转平时,才可以坐住,但由于此时价格已经处于高位,反压线的转平,又成为了构筑顶部过程的扭转过程)。这种情况,通常发生在个股上,因为,个股的这种上攻,影响力最多也就是对同板块的影响。而如果发生在大盘上,其影响力就是整个市场的暴涨行情的出现。

另一个,是价格不以有效上破“反压线”为目的,而是以价格下跌动作来拉动“反压线”从上行转为平向运行。当“反压线”转平后,价格探出底,然后,自下而上来有效上穿“反压线”。“线转平起”,就是这种典型现象的反应,这就是一个重要底形成时的“价线关系”规律之一。

这个底,可以是“尖底、双底等等”,什么样的底不是主要的,主要是与当时的各子系统均线状态和扭转过程有关,也与见底之后介入的力量大小有关。

所以,从大盘日线级别大系统状态来看,2017年里,首先一个任务,就是576日线从上行转为平行。如此,为未来其它周期均线收拢后从下而上上穿576日线,形成合理性条件。

再进一步演化,576日线转平的动力来自于哪里呢?指数的向下拉动力量,并形成其它隔周期均线的空头排列状态出现。从这一点来讲,2017年里,日线级别上,什么时候均线系统“全空排列状态”时,也就很有可能是探出了第二个重要底之时。

还可以细化一下,按照目前的均线系统排列状态演化,指数一旦展开下跌探底过程,系统不会很快形成“全空状态”,因为中期系统的扭转空头动作,需要一个时间过程。当出现这种“均线系统的全空状态”时,指数的下跌探底任务,很可能已经完成。因此,系统的“全空状态”持续性会比较短暂。

二.市场重心存在下移风险!

(年线图)
元旦博文:《2017年市场分析:筑底.脉冲!》(上篇) - 叮当响的牛铃 - 叮当响的牛铃--刘卫 博客
 
2016年的年K线,“开高收低”带长下影,收盘位置居中位,典型的下跌抵抗(反弹)型。最高3565点,最低2638点,收盘3103点。
均线系统,10年线在上,21年线在下,5年线居中,属于“纠缠状态”。
MACD指标,0轴上,两线多头状态。

1.技术上“信号矛盾”隐含“欺骗性现象”!

依据2016年收盘位置测算,2017年开年伊始,5年线就将金叉10年线,而10年线,将出现回跌现象,21年线则继续保持上移。
如此,就形成了年线级别上的一种“多头状态现象”。但是,别急,这种看似很振奋人心的“多头状态”,却隐含着很大的“欺骗性现象”。

怎么讲?
这种金叉,如果发生在5、10两线从下跌状态变为扭转动作时,是属于见底起涨的技术动作变化。

而发生在两线上攻遇阻之后的金叉,则有公式计算滞后的特点。特别是,前面2014年、2015年的开始上涨,是发生在5年线死叉10年线之后出现的,这本身也是一种“计算滞后”的现象。相对应的,现在在上攻之后回跌之时,发生的金叉现象,也属于这种“计算滞后”影响的结果。因此,在技术上,具有很大的“欺骗性”特点。

还有一个,就是,如果是上攻过程中停顿、震荡时形成的金叉动作,最合理的是,5线金叉10线时,10线是转平运行状态的,因为10线周期内的筹码重心沉淀性比较好,5线短周期资金积极进攻,形成良性金叉现象。

而2017年开年后的这个金叉中,10年线是明显回头下跌状态的,这样,虽然5、10两线形成金叉现象,但10线周期筹码重心却是下移的。如果形成5、10两线金叉,10线要保持平向运行的良性状态,经过测算,指数需要大幅上涨到5000点以上位置。从目前3100点起算,涨幅将至少达到61%。通常,市场出现这么大涨幅时,大量个股品种均会有2、3倍以上的涨幅机会,10倍以上个股机会又会汹涌而出,再加上,国外著名资本,突然改口唱多中国股市,想想都能幸福好一阵子,都可以考虑该换什么配置的车了。很振奋人心啊!

但是,且慢,有两个问题,需要思考一下:
①.大盘上涨到5000点时,技术状态会是什么样的?

经过测算,指数上涨到5000点时,虽然,10年线,会保持与16年的平行状态,但5、10两线的八爪乖离会明显的加大到15.8%(注:上攻到4000点时,5、10两线乖离差为13.8%,而10线还是拐头向下的),无疑,这是个大八爪线,强烈需要修复。而修复,就意味着又会拐头暴跌下来。

并且,由于到时,10、21两线收拢的形成,21线已经上移到2380---2500点附近,那么在下一个年度里,也就是连带着在2018---2019年的年线级别上,市场还存在经过“过山车暴涨暴跌行情”之后,还有“断头阴”(向下打断10、21两线)的危险因素在等着,因为有了“2015股灾”的惨痛清晰记忆,市场如果出现争抢出逃,相互杀跌的现象,一旦被“断头”,后果很严重。

所以,2017年大幅上涨之后,只会有一个结果-----指数是怎么上去的,就怎么又下来,“过山车行情”!

简单讲,指数难以在5000点区域稳住,同时,由于暴涨造成的大量获利盘和2015年套牢盘(因为相隔时间周期短,套牢盘还存在巨大的解套愿望)所产生的双重强大抛压力量,这数十万亿的压力,谁来承接?养老金?证金?汇金?社保?券商?QFII?基金?理财?还是私募?难道是2016年底突然唱多中国股市的国际外资?

相信,对于刚刚经历过“2015股灾”的人来讲,这个答案,会是惊人的一致:不管谁来扛着,反正自己会先跑!问题是,还没涨,都这样想,还怎么涨?谁来做这个推动力量的“出头鸟”?

再者,在人民币汇率之战正处于白热化的关键节点时刻,再把股市的水搅浑,国家怎么再拿出这么多钱来救股市?
那么股市出现的就将不仅仅只是股市自己的系统性风险,而是能够影响国家经济命运的系统性风险的导火索。这是大是大非的问题,不是股市涨跌层次的问题。这一点,需要理性、需要冷静、也需要警惕!

一个很简单的逻辑:想跑的唱多,想进的唱空。

②.大盘在相隔短短的一年(16年)之后,再次上涨到5000点前高顶区域,会不会引发政策风险的降临?

这种“大起大落、暴涨暴跌”的市场走势,正是顶级高层在“2015股灾”之后的这两年里,判断市场稳定的重要标准之一。而且,目前宏观环境上,压力、阻力、外部冲击力还是比较大、比较频发时期。我国经济能否企稳,关键就在这两、三年里;内、外部风险并存并相互掣肘,所以货币政策先趋向收缩,预留出未来的回旋空间,把底线守住、守好,明显是以“主动性防守策略”来布局的。连续两年提“稳中有进”,就是因此。

另外,就是IPO任务还是比较重的主要原因,就是改革开放进入深化阶段后,硬碰硬的情况,难以避免,保持、稳定住IPO的融资之路,就是在帮助国家把经济转型这一重要举措推展开、并打开新的经济体各行业占比的重新划分的一把钥匙。

这是国家经济转型的命运之事,是大战略问题,完成不了这一步,改革开放的阻力就会进一步加大、加重,国家经济就难以梳理通畅,为了完成这个重要任务,IPO就必然成为“常态化”,为了稳定住这个“常态化”,管理层将IPO的规则进行大幅度修改,更加利于IPO的发行、上市的便捷化、短周期化、顺畅化、常热化。

特别是国企改革在2017年与IPO的关系可能会更加紧密。而暴涨行情,看似好像能够助力IPO的发行,实则是在封杀IPO之路,因为暴涨之后的每次暴跌中,管理层都不得不停止IPO,否则就会被带上“为暴跌推波助澜的帽子”,而每次停止IPO,至少都会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,来等待市场的稳定和修复。这种“即不能稳定住市场,在目前国家改革最需要助力、加力的时候,又要被迫停掉融资平台功能”的责任,谁敢来负?

另外,就现在的各种因素条件下,出现这种暴涨情况的“政策环境、经济环境、市场环境、技术环境”四者均没有自然形成共振点。并且就在央行调整了一揽子货币中美元比重,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正在发生微妙变化之际,国外资本马上转而看多鼓噪中国股市,典型的“按下葫芦又浮起瓢”,这种在敏感时期,想靠“人力强硬鼓噪,把股市泡沫再推高”的现象,必会引起高层管理者的警惕!

前段时间,“险资举牌引发管理层多个部门快速携手、强力监管”,已经表明----高层绝不允许任何力量再搅乱股市的态度之坚决,应该引起市场参与者的高度警醒!

目前什么最重要----稳定、稳住、稳健!当然,如果只是“快过年了,吼两下,提提精神”,则另当别论。

因此,目前市场的重心,能够保持相对稳定是最好的(但难度也是很大的),2017年随着美国总统更迭,中美关系存在不确定因素;欧盟解体压力加大,中欧贸易环境存在一定风险性;中东势力版图重新划分,中国国际石油战略会否受到影响;亚洲安全格局仍然严峻,东海、南海在美日搅局下存在“擦枪走火”的风险;台湾,,势力,不排除按耐不住狗急跳墙;日、韩、朝各怀鬼胎、各打算盘等等,2017年里,各种不利因素,会很多,并且频发。并且很多因素都是2016年的一种延续和升级现象。

因此,国际环境在2017年里,可能会更加混乱和矛盾激化,在这种环境严峻、压力、阻力、外部冲击力持续增大的情况下,股市重心与其强撑,不如顺势下移,并借机完成坚实的大型底部构筑,为未来市场能够更长久的健康、良性发展,打一个框架性的扎实基础,则不失为“化风险为机遇”的一种明智、务实之举。

所以,冷静下来,就会发现,蛰伏,也是一种力量!

③.那么,是不是2017年就没有什么好机会、大机会了呢?

好机会,大机会,2016年没有;但是,在2017年,不仅有,而且还是很重要的机会点。
特别是在第二个重要底探出之后的扭转动作时,最容易出现的脉冲性行情。就很重要。
因为,二次探底的完成,均与扭转动作密切相关,也与突破“水平颈线位压力区”的动作紧密相连。
包括,前面分析的“右肩底”位置,均属于重要的技术节点、机会点,也许当时,身处其中,还提心吊胆,但几年后,回头来看,这些技术点位置,都是一些大机会、好机会。


2.市场的重心将下移到哪里呢?

再回到前面的“年线级别”分析,2017年开年,5、10金叉,但10线拐头下行,21线继续上行。此三线虽然形成“多头现象”,但还有一个问题同时出现了,就是MACD指标的两线(DIF和DEA),也会同时发生死叉现象。

均线金叉,而指标却死叉了,红柱变绿柱。这就再次说明,这个均线金叉,具有一定的“欺骗性”特点。
均线金叉,带有欺骗性,指标死叉,说明指标不支持均线的这个金叉,反向印证着。因此,2017年里,市场重心下移的几率明显增加。

市场目前的重心就在10年线位置2962点区域,日线上288年线是3000点附近,从系统大框架看,均属于的同一个位置区域。因此,我们一3000点为基准定位为目前市场的重心位子。如果市场重心下移,将会到达哪里呢?

按照10年线在2017年开年后,将下行到2750点附近为基准,测算距离3000点(2016年市场重心)下移-8%幅度。2017年的市场重心应就在这里。

相应的,以2750点市场重心为中轴,上方距离3000点是250点(-8.3%空间差)。下方以相同空间差测算低点底位置,即为2539点。
也就是讲,2017年里,市场重心一旦向2750点位置下移,就要警惕,指数下破2638点的几率就会大幅上升。
反之,市场重心就会继续稳定在3000点位置上,第二个重要底打出新低的几率也就随之降低。

提示:不能主观、武断的认为,“大型双底”中的第二个重要底的位置,就一定会是打出新低的底。有没有新低,不是主要的,主要是这第二个底的形成,即意味着“大型双底”的构造形成,这才是最直接影响交易操作的节点。

3.市场的波动空间有多大?

根据以上的演化、测算、分析,2017年市场的波动空间将在2500点----3600点之间(空间差的正向幅度为44%)。
期间将经历“先跌(探出头部底)----再反起(受压于水平颈线位)-----再跌(探出右肩底)”的“反N字形”过程。所以,就会有两次下跌段,一次上涨段。

(未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